道广律师:从高以翔意外离世,来解读明星合同

2019-11-29 16:22

近日,在录制《追我吧》节目过程中,台湾明星高以翔在节目中猝死,一时间舆论哗然,圈内外好友粉丝甚至是路人纷纷表示对事情的关注。对节目组的质疑随着时间推移、事情发酵愈演愈烈,高强度长时间的体力考验与不够完善的医疗、安保措施不够匹配。事故发生后,没能在最有效时间进行有效抢救很可能是高以翔离世的重大原因之一。

因此,我们今天来分析一下高以翔与节目组的一系列法律关系。那么首先要表明两点:高以翔作为台湾艺人以及签约台湾经济公司,所以实际上涉及同一主权国家不同法律系统的问题,我们将会把条件假定为大陆艺人、大陆公司。第二是,我们实际是不能知晓当事人之间签订的合同的,所以是以现有能查到的一些合同范本以及披露出来的疑似合同来分析,请大家做好甄别,切勿轻易对号入座。

那么我们认为:高以翔(后简称“高”)作为一个艺人一般是与经纪公司签约,然后经纪公司代高与节目组签约。所以从法律角度来讲,高以翔与节目组没有建立合同关系。

明星与经纪公司签订的经纪合同在业界尚有分歧。有一些观点认为演艺经纪合同属于双务有偿委托合同,具备人身属性。艺人通过合约概括的有偿委托经纪公司处理对外事务,而经纪公司接受艺人委托,代理处理关于演艺事务。
而另一种观点认为,演艺经纪合同属于综合性合同,具备委托合同、劳动合同、行纪合同、居间合同的特征,并非单纯委托合同。委托合同,受托人以委托人的名义和费用为委托人办理委托事务,而委托人则按约支付报酬的协议。劳动合同,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行纪合同行纪人根据委托人的委托,以自己的名义为其办理购销、寄售等事务并收取酬金的协议。居间合同,又称中介合同,居间人根据委托人的要求为委托人与第三人订立合同提供机会或进行介绍,而委托人须向居间人给付约定报酬的协议。其中,我认为由于经纪合同属于双务合同,不同于一般的委托合同,还会约定如著作权转移等内容;由于经纪合同人身属性极强,除一般来讲的工作内容外,对艺人的人身自由也进行了一些限制,如行为、言论方面,故不完全属于劳动合同;同样地,经纪合同由于人身属性和其他因素亦不能简单概括为行纪合同和居间(中介)合同。 
我们在网上搜索演艺经纪合同发现了一些范本,作为推测行业习惯的一个根据,挑选了一部分(其中甲方为公司,乙方为艺人):
合同期间,甲方对乙方日程、企划、定位、筹备、训练、录音、录象、制作、宣传、演出等一切与演艺活动相关之活动拥有最终决定权,乙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得借故拖延或拒绝。甲方有权要求乙方参加由甲方安排的演艺活动,但是必须充分考虑到乙方的身心状况和劳动强度,在乙方可以胜任的情况下,乙方应参加甲方安排的演艺活动。 
点评:艺人身体情况会考虑进去,但是最终决定权在公司,有不公平不合人情的嫌疑。
乙方在向新闻媒体以及任何个人、机构公布自身的隐私、立场、观点时,应事先征得甲方的同意。
点评:合理,也契合作为公众人物、艺人的责任,但是限制了人身自由。
合同期内,乙方如因意外使身体或外型受到伤害并影响其外在形象时,甲方有权决定继续或终止本合同。
点评:回想在胡歌车祸后,经纪公司没有选择解除与他的合同。相关地,这一条款需要更多案例来考虑,是否公平合法,符合民法的精神。
延迟或停止一切演艺、宣传等运作活动,违约方将演出收入全部缴付守约方,并将签约以来历年累计收入总额的300%赔偿另方,并继续履行合同 
点评:在我们看到经纪合同中甲方义务4条,乙方义务10条,也就是双方合同存在很大的不平等性,所以违约可能会更高,而约定高额的违约金、严苛的乙方责任和宽松的甲方责任使得经纪公司常常能获得不菲的利益。
回到高以翔离世这个案件中,由于双方签订的经纪合同不属于劳动合同,难认定为劳动关系,自然难认定工伤。而一向在大家眼里热爱运动以篮球水平高作为特点的高以翔也是大家眼中身体素质很好的,所以安排一个体能挑战为主的综艺似乎也合情合理。
但笔者认为,经纪公司和艺人协商,为其安排综艺节目工作,自然有义务保证拍摄过程中艺人的安全。即使合同中并未提到,也是通过诚实信用原则可以推出来的。可以考虑从经纪公司活动安排不合理侵犯艺人的健康权或者经纪公司安排工作未提供足够的安全措施和保证违反合同的约定来追究经纪公司的相关责任。